•     今天遇上了人生的第一次日食,还是日全食,没想到会这么激动。

        我们的车正在翻过有一座不知名的山,日光逐渐变得惨淡。9:10am,车外已经暗得像夜晚,往窗外一看,之间太阳已变成一个光环,全车人惊呼“哇~~~哇~~~哇~~~”!!!真是中奖都没这么激动。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摸相机,摸开车门,摸下车去,拍啊!

        日全食持续了5分钟之久。幸好是全食,没有带滤镜都可以照到(太激动了,没记得用M档,手抖了还过曝了,大家别怪罪啊~)。身后不远处得藏民激动得敲盘敲碗的,好不热闹。

        攀山越岭后,终于到达亚丁村。这个地方实在是抢钱,进门先是位位百五,然后上山骑马单程40,(你也可以走,只怕有命上去没命下来),还有电瓶车80,如果要去雪山脚下的牛奶海还得骑马300~夸张得很。

        最终我们没去牛奶海,但下午的行程还是相当辛苦。3千9米爬山还真唔系讲玩。好在景色还算值回票价。

    见到雪山顶啊~在藏地见到雪山顶是件很幸运的事。(好像我们每次都很幸运哦)

    尽管是人工的,但栈道还是很漂亮

    我也忘了这是哪儿拍的@ @

    卓玛拉措...珍珠海的意思。咦~你睇!天上有粒星哦!

    8点的阳光

        忽然觉得自己已经离开很久了。很想念广州,很想念网络(我的RC啊~好久没看门啦),很想念那位...咳...那位咯~在山里久了,还是会厌倦的...

        尽管如此,在八点半的夕阳光下,听着Daniel Powter,迈着快迈不动的步子,走在山路上,那一刻还是很写意的。

  •     4pm,终于离开了天河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。

        虽然感觉没有听起来那么让人激动,但飞机起飞的一刹,心里还是暗暗舒了一口气。已经十个月没有休假(上一次休假居然还是为了去Remy面试...囧),已经让我到了可以忍受的极限,再做,只会做多错多。还真是时候该休个假了。

        8pm,抵达成都双流机场。虽然4年前来过成都,但我对成都着实没啥印象。唯一的记忆,是四年前在这里裙拉裤甩甘赶飞机的一幕。上次来四川已经够惊险的了。希望这次一切顺利。